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高清:广西左江花山岩画申遗成功! 聚焦"无字天书"

点击查看图集

2016年7月15日,中国广西左江花山岩画艺术文化景观在第40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广西人民喜大普奔,神秘的花山岩画到底神秘在哪?小编带你网游一遍!

在中国的西南边陲,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境内广泛分布着典型的热带岩溶地貌,左江及其支流明江蜿蜒流淌,曲折盘旋于群峰之中。约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2世纪之间的700年间,生息繁衍于崇左境内的骆越人,选择大江转弯处的陡峭崖壁上绘制岩画,用巨大的赭红色“蹲式人形”记录了距今约2000年前的祭祀场景,与山崖、河流和台地共同构成了神秘而震撼的文化景观。骆越先民如何在陡峭的山崖间留下如此大规模的记录画作,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千年画作,鲜艳如初

这些令人震撼的岩画,今天看来仍不可思议——

一是高。在被列入申遗项目的38个岩画点中,有33个位于江河拐弯处。这些岩画均在临江的高大峭壁上,画面大多分布在距离水面15~100米之间,最高达130米。

二是多。38个岩画点中,共有107处岩画,3800多个图像,分布在105公里长的河段。

三是巨大。岩画中约有3311个人物图像,其中500多个正身人像的高度为1~1.8米,在岩画遗产中属于个体人像较大或巨大的。

虽然经历了2000多年的日晒雨淋,许多画像仍鲜艳如初。画面大多朝南或朝西,在阳光照射和江水倒映下,神秘飘渺。

这些画像是谁画的?画了什么?怎么画上去的?

目前比较认可的说法是,左江花山岩画是骆越部族或族群中居住在左江流域的氏族及部落所绘制。这项艺术在距今约2000年前趋于成熟,堪称铜器时代之后的世界岩画艺术代表作。

岩画真实记录了骆越人群体祭祀的场景——众多的侧身人围绕着一个高大的正身人,正身人装束特殊,脚下大多有狗等动物,很像是行祭的指挥或灵魂人物。画面还表明,人们跳的不是即兴舞蹈,而是一种受某种观念强烈制约的、形式固定的集体舞蹈。

这样高而巨大的岩画,画起来并不容易。根据考证,古骆越人采用了至少4种方式来绘制:自下而上攀援法、直接搭架法、自上而下悬吊法、高水位浮船法。

在攀援的过程中,古骆越人可能使用了绳索、藤条或木桩等辅助工具,现在仍可以在一些岩画点见到。例如,在宁明花山一处距离江面100多米的洞内,专家曾发现一节垂直打入石缝的古代木桩,经测定已有2680年历史;在龙州县沉香角画壁上,也有残存的木桩。

从“粗线条”到“艺术画”

从岩画上,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当年的装束——大多数人像都有头饰,且形式多样,有椎髻形、双角形、独辫形,甚至还有倒“八”字形、“Y”字形、面具形、芒圈形等。少数人像腰间还佩戴有环首刀、长剑,有的则拿在手上。

这些形象与文献不谋而合。据记载,骆越人有“断发文身”、“项髻徒跣”的习俗。

花山岩画的创作持续了700多年,经历了兴起—成熟—简化—衰落4个时期。第一期约为东周中晚期,人物圆头细颈,上身呈柱形或三角形,画面构图简单;第二期约为战国晚期至西汉早期,人物有长方形的脑袋,有“Y”字形头饰,还佩带刀剑,并且出现了“众星捧月”的宏大场面,艺术水平达到顶峰;第三期大致为西汉中后期,人物变成了细方头,宽胸细腰,头饰更为简单,人和动物都很瘦长;第四期约在东汉时期,岩画数量明显减少,人物线条纤细,画面组合单调,排列无序。

这些反复进行的祭祀和绘画,最终形成了壮观的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站在岩壁下方,很难欣赏到崖壁上的画面,颈部也会因为过度昂起而不适。然而溯河而行,或站在江对岸,就能与崖壁、岩画迎面相遇。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古骆越人整个族群的大规模祭祀仪式,逐渐被个体家庭的小规模祭祀所取代。单个家庭再也无法承担攀登悬崖峭壁、绘制巨大岩画所需的大量人力和物力,花山岩画的传统逐渐式微,成为绝响。(监制:林娟 策划:刘晓彤 出品:广西新闻网总编室)

编辑: 刘晓彤

查看视觉关注(高清图集)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