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90年峥嵘岁月,解放军与桂林永不磨灭的记忆

核心提示: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回顾桂林解放发展的重大历史时刻,无不与无数军人的浴血奋战、勇往直前息息相关。红七军过桂林、湘江战役、八路军办事处成立、桂北剿匪、桂林解放……那些镌刻在历史文献字里行间的红色记忆,已化身为红色的精神,深深烙印在桂林这片热土上。 

90年峥嵘岁月,解放军与桂林永不磨灭的记忆

7月30日上午9时,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内蒙古的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9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一步步走出的光辉历程。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回顾桂林解放发展的重大历史时刻,无不与无数军人的浴血奋战、勇往直前息息相关。红七军过桂林、湘江战役、八路军办事处成立、桂北剿匪、桂林解放……那些镌刻在历史文献字里行间的红色记忆,已化身为红色的精神,深深烙印在桂林这片热土上。在建军90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那一幕幕令人难忘的历史时刻,感受在中国共产党指引的正确方向下,桂北军民是如何用生命和热血,换回我们如今的盛世繁华。

桂林日报记者李慧敏 桂晨 秦紫霞 景碧锋

  红七军前敌委员会全州会议旧址。(资料图片)

“红七军”过桂林:修正“左”倾路线,挽救危局的关键性转折点

1930年,中共南方局代表邓岗(邓拔奇)带着贯彻“左”倾路线的中央指示来到广西,10月2日在红七军前委扩大会议上,邓岗传达了中央政治局决议,批示红七军离开左右江地区,准备攻打柳州、桂林、广州等大城市。11月,红七军主力7000余人从河池出发挥戈北上,经2个月英勇转战,未能实现攻克较大城市的战略目的,反而伤亡惨重,被迫改道回撤。1931年1月1日,红七军从湖南新宁与全州交界的将军坳,进入桂林境内,并于次日的晚上10点进驻全州县城。1931年1月3日,中共红七军前敌委员会在全州县城中心的关岳庙召开会议,决定在全州休整3天,并大胆讨论了中央关于攻打大城市的指令是否行得通的问题。会上,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等指出,只有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合,才是唯一出路,并说服大家放弃攻打桂林、柳州、广州的冒险计划,由硬拼攻坚战略转变到游击战略,变单纯军事行动为沿途发动群众。会上还决定把不足员的两个师缩编成3个团,并精简非战斗人员,充实战斗部队。

这次会议,红七军在付出沉重代价后抛弃了“左”倾冒险计划,从而挽救了红七军,扭转了危局,成为红七军历史上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

1月5日,红七军按计划离开全州,经灌阳向湖南道县进发。此后,红七军艰苦转战湘、粤、赣,历时大半年,行程6000余公里,终于完成了北上江西与中央红军会合的使命。这次万里转战的壮举,被后人形象地称为“小长征”。

红七军与中央红军会师后,先后投入第三次、第四次反“围剿”斗争,战斗中的出色表现赢得了中央领导的高度评价,这支来自壮乡的革命武装,从此成为中央红军一支劲旅,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兴安县修建的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 记者唐侃 摄

湘江战役:红军长征中“最惨烈、最悲壮、最辉煌”的一场战役

1934年11月25日,红军正式决定突破湘江,至12月1日后续部队完成渡江。湘江一战,短短7日,在红军长征途中虽是短短一瞬,然而,7天破关,却是“最惨烈、最悲壮、最辉煌”的一场战役,血雨腥风,中央红军从死亡线上走了出来。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一、三、五、八、九军团和军委纵队8.6万人撤离苏区,连续突破敌人的3道封锁线,于11月下旬进抵湘桂边界。湘桂走廊,是中原进入岭南的必经之地,北去的湘江和西北越城岭、东南都庞岭在桂北构成一条形似走廊的峡谷。针对连续突围的中央红军,蒋介石的“中央军”和湘桂粤军阀调兵遣将30万,依托西南湘江屏障,形成了自东追击、南北夹击、四面合围的阵势,欲将中央红军“包围全歼于湘江东岸地域”。

“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 聂荣臻在其回忆录中这样评价湘江战役。能否强渡湘江,突破敌人的第四道封锁线,事关生死存亡。战役中为确保军委纵队和后续部队安全渡江,红军主力在灌阳、兴安、全州分左右两翼阻击追兵,新圩—光华铺—脚山铺,构成了中央红军血战湘江的三大阻击战场。

阻击鏖战,惨烈悲壮。新圩阻击战中,红五师“自师参谋长以下,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伤亡”,人员损失超过2000人,红十八团全团1000多名指战员几乎全部壮烈牺牲;脚山铺一战,红一军团两个师与湘军鏖战3天,五团政委易荡平等千余人牺牲……红军以血肉之躯,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筑起中央机关和后续部队抢渡湘江的生命通道,战役过后,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

湘江战役不仅令中央红军在军事上彻底粉碎了敌人全歼红军于湘江东岸的阴谋,还开始反思左倾路线的错误,为日后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八路军办事处旧址经过修复后,1977年1月正式成立纪念馆,如今已成为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记者秦紫霞 摄

八路军办事处:书写一曲抗日救亡的赞歌

在桂林市区中山北路96号,有一幢具有桂北民居建筑风格的两层砖木楼房。这栋小楼,见证了桂林人民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运动,也留下了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等诸多革命领袖抗日救国的身影。它就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

1938年10月,抗战转入相持阶段。当时的桂林不仅是广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且是联络西南、华南、华中、华东的交通枢纽。为适应抗战形势需要,中共中央需在桂林建立一个采购和输送军用物资,传递和沟通情报信息,负责统战和交通工作的办事机构。在周恩来的统筹下,八路军办事处应运而生。“1938年11月,桂北路138号一家名为‘万祥醩坊’的酒坊歇业了,然后挂出了‘第十八集团军桂林办事处’的牌子,一些穿灰布军装、打绑腿、戴八路袖章的中青年人进驻这里,一张张朴实而诚恳的脸孔,一个个昂首挺胸、充满自信的身影,给乱象纷呈的桂林城带来一种全新的气息。”《漓水烽烟——— 纪念八路军桂林办事处建立五十周年革命回忆录专辑》中,描述了八路军办事处刚成立时的情景。

在中共中央南方局的直接领导下,遵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和政策,“八办”为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团结爱国人士支援抗日作出了重要贡献。1938年12月至1939年5月,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曾3次来到桂林,做桂系的统战工作,会见进步文化团体和民主人士并指导办事处的工作。当时,大批爱国进步文化人士来到桂林,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文化救亡运动,使桂林成为蜚声中外的抗战文化名城。

除领导桂林抗日文化救亡运动,“八办”作为中共中央南方局的秘密派出机关,还肩负着联络新四军军部和湘、赣、粤、桂、香港及海外各地党组织的任务。办事处通过各种途径,向各地党组织传达党中央及南方局的重要指示,并将各地党组织的工作情况向党中央及南方局汇报。同时,还帮助江西、广东韶关和梅县、海南琼崖纵队等建立秘密电台,以加强联系。

上海沦陷后,为解决八路军、新四军军需物资紧缺的困难“八办”人员从越南海防等地启程,冒着日军飞机轰炸的危险,冲破国民党的无理阻挠,抢运军用物资。在办事处成立后的两年时间里,共运送汽油、汽车、毛毯、被服、电讯器材、药品等军需物资达100多车次,运送抗战人员1000多人次,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的抗战。

《人民日报》当年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了桂林解放的新闻。(资料图片)

解放桂林:广西掀开了新的一页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捣毁白崇禧老巢,解放全中国!”成了人民解放军全军上下最为叫响的一句口号。当时,桂林不仅是广西的省会,又是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总参谋长白崇禧的老家。解放桂林不仅是对李、白的重大打击,对全国来说,也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担任解放桂林任务的是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从1949年11月7日开始,人民解放军分3路向广西发动进攻。沿湘黔边到达广西的西路大军在解放三江等地后,前锋已进占距柳州西北百余公里的长安镇。沿湘桂边南下的东路大军,在解放贺县等地后,前锋直逼桂东重镇梧州城。沿湘桂铁路直下的中路大军,在解放全州县后,克服沿途白崇禧的国军破坏铁路交通的种种困难,并击溃企图阻我军前进的二三六师、一七四师、八十八师、八十七师等部,迅速解放湘桂路上的兴安、灵川、大榕江等城镇,随即奔袭百余里,一举突入广西省会桂林市。

1949年11月22日凌晨3点30分,桂林解放。11月24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了桂林解放的消息,文章中记载:桂林位于五岭南麓,濒桂江西岸,为广西省会,亦李白匪帮之老巢。地当湘桂交通要道,湘、桂、黔铁路、湘桂公路均经其地,水运上溯湖南,下达苍梧,交通向称便利,湘、黔、粤之商货以及附近出产之米、丝、纸类及油类等,均集散于此。……市内湖光清漪,附近峰峦峭丽,市郊有桂山、独秀峰、伏波山及风洞、七星岩等名胜,自古有“桂林山水甲天下”之誉。……其后遭受日寇之严重破坏,抗日战争结束后又受国民党反动派之摧残,该市日趋凋零,百业不振,人口减少至20万。据1948年伪桂林市政府统计,无业市民达1.5万余人,较1946年增加3倍之多。

桂北剿匪:人民解放军捍卫新生政权,保家卫民

正当桂林人民欢庆解放、迎接新生的人民政权时,桂系退役中将钟祖培纠集国民党残军、特务、惯匪、地主、恶霸,胁迫少数群众,对恭城县城发起进攻。他自任“恭城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旗下有7个大队,兵力约为5000人。1950年1月25日在恭城发生的这场“反共救国军”大暴乱,震惊华南乃至全国,是建国初期广西境内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

钟祖培发动的恭城暴乱,很快被人民解放军镇压。但恭城暴乱像一根被点燃的导火索,引发了潜伏各地的“广西反共救国军”的全面大暴乱。新生的人民政权刚建立,广西刚解放,局面并不稳妥,引起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关注,要求坚决迅速将其剿灭。当时,人民解放军一共出动了正规作战部队两个兵团,4个军,17个师又一个团的兵力,其中10个师为久经战阵的精锐主力师,加上地方部队和武装民兵,投入了近百万人围剿“广西反共救国军”,经过3年的艰苦作战,才将广西境内的“反共救国军”彻底歼灭。

在平息“1·25”匪乱中,驻地人民解放军及地方全力配合,遵照中央的指示,将国民党残留于桂北、湘南的败军和当地反动地主豪绅恶霸组成的土匪队伍5000余人,悉数歼灭。在这场保卫战中,一四五师四三四团八连三排以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受到了四野司令部的通令嘉奖,被授予“恭城县英勇保卫排”的光荣称号。在“1·25”保卫战和后来的剿匪斗争中,驻恭城的解放军和工作队共牺牲176位同志。

编辑: 李香莹

查看回忆·忠魂在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