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医学院患癌教师分享30年抗癌经历和文化医学理论

医学院患癌教师分享30年抗癌经历和文化医学理论

他说癌症是“结症”而非“绝症”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徐哲

核心提示

一旦确诊患了肿瘤,悲观等死还是积极面对?在今年53岁的桂林医学院老师骆降喜看来,只有面对癌症、接受癌症、包容癌症,并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癌症,才有利于身体康复。骆降喜说,让他从癌症的死亡威胁中解救出来的,不是现代医疗手段,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4月15日下午,在南宁漓江书院,骆降喜在他写的《思考文化医学》图书分享会上向南宁读者分享了他30年的抗癌经历和他独到的文化医学理论。对于广大肿瘤患者来说,骆降喜的认知对癌症治疗有着积极的意义。

1

4次发病 3次手术

中等身材,体形消瘦,头发灰白,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看着弱不禁风,说话却声若洪钟,底气十足。看骆降喜的外貌,你肯定不会认为他是一个与癌症抗争了30多年的人。

高考时,骆降喜选择学医,毕业后,他先是当医生,后来又调到桂林医学院,做一名老师。

1984年,当时20岁的骆降喜在广西医学院(现广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本科读大学三年级。在一次上体育课时候胸部突感不适,就医后发现胸骨后方有一包块,开胸手术切除后病检结果显示为恶性胸腺瘤,之后进行了第一次开胸切除术。

1991年再次发现胸腺瘤原位复发,接着又一次进行开胸切除手术。1999年发现癌细胞胸膜腔转移进行了第三次开胸切除手术,这次手术后伴发严重的重症肌无力,全身无力,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吞咽困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骆降喜没有绝望,而是放手一搏,坚持锻炼,慢慢恢复行动能力。出院后,骆降喜继续回学校上课,并去公园参加癌友活动。这样坚持了两年多,他的身体才基本康复。

然而,2006年,骆降喜又查出肿瘤右肺转移,医生的建议是切除右肺,或者做一次彻底的化疗。前几次手术的经历让他想了又想,最终决定出院回家,什么治疗都不做了。

下页 剩余全文
第1/3页 [1] 2 3

编辑: 陆权香

查看爱生活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