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桂林共享雨伞投放半月已不见踪影 将再投40万把

核心提示: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家族新成员共享雨伞于6月16日正式登陆桂林,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而紧接着桂林连日的雨天,给了共享雨伞“首秀”的机会。 

“共享”半个月 满街雨伞哪去了

共享雨伞投放桂林后的头三四天,还能在街头看到市民使用共享雨伞。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刘舒慧 文/摄)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家族新成员共享雨伞于6月16日正式登陆桂林,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而紧接着桂林连日的雨天,给了共享雨伞“首秀”的机会。

可是仅仅半个多月过去,原本在桂林市区繁华路段马路栏杆上随处悬挂的共享雨伞现在已难觅踪影,刚露了一个小脸,共享雨伞就陷入了无伞可借的尴尬?

街头难觅共享伞

据投放共享伞的深圳“e伞”方面介绍,桂林首批雨伞投放量为2万把,投放区域主要是从桂林北站沿线贯穿中山北路、中山中路、中山南路及各公交站台,以及滨江路、文明路、两江四湖景区等市中心人流量大的地方。

在雨伞投放的第二天6月17日,记者在街头采访时,上述这些地方摆放的共享雨伞多数完好地挂在马路栏杆上,很多市民路过时只是议论一下,很少有人取用。

到了7月2日,记者骑车从桂林北站出发,沿中山北路至中山南路路段在街头上调查,发现路上已经难觅共享雨伞的踪影。当天上午,记者在桂林北站打开e伞APP,系统显示附近有10把伞,但记者在北站转了一大圈也没发现一把共享伞。随后沿线骑车到北极广场,系统显示附近有22把共享伞,但走一圈下来同样没找到一把。一摩的师傅告诉记者,共享雨伞刚投放那几天,都还没有人使用,最近这里所有的共享雨伞都被市民拿回家使用了。

记者来到中心广场附近,系统显示有202把共享雨伞,于是在两江四湖景区、正阳步行街、滨江路晃了一圈,尽管街上的人都撑着伞,但不见“彩虹伞”的影子,最后只在阳桥附近看到有人撑着一把共享雨伞。

共享还是“私享”?

共享雨伞集体“失踪”,市民怎么看?

“最近桂林一直在下雨,我怀着好奇心借了一次雨伞,后来就发现无伞可借了,使用体验太差了。”在市中心上班的市民李小姐表示,在共享雨伞投放后的头三四天,路面上还满是共享雨伞,路人都在讨论共享雨伞的话题,“没想到几天过去,阳桥、文明路一带的共享雨伞全没了,我打算申请要回押金和充值额了”。

“可能大家逐渐了解其中门道,纷纷将雨伞带回家了。”市民高先生表示,共享雨伞只要使用一次,记住密码后,就可以带回家永久使用了。“当共享雨伞出现时,我还跟同事开玩笑说,赶紧将伞带回家,不然后面就没伞了,果不其然,现在街头一把雨伞也不见了。”

市民吴小姐表示,共享经济的本意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调配,以满足大众以低价对这些资源的需求,比如滴滴、Airbnb等,是对社会存在的汽车、房屋等闲置资源进行再调配,让出行、租房这些需求变得简单、快捷。“而现在的共享雨伞,实际上是‘伪共享’,本质是商家生产雨伞,租赁给顾客使用雨伞。”

“我个人理解的共享雨伞,是当下雨时,为那些出门忘记带伞的市民或者游客准备的,方便他人的不时之需。”市民莫先生说,现在人们将伞拿回家成了“私享”,家人之间小范围使用。桂林作为一座国际旅游城市,每年游客众多,如果有这些便利公共资源存在,比如共享雨伞、共享单车等,实际上非常有助于这座旅游城市的形象提升。

未来将投40万把雨伞

据了解,共享e伞押金19元,最少充值9元便可以自由借伞,价格为0.5元/半小时,市民最多花费28元就可以拿回家,而押金和充值金额都可以退。这就意味着,市民最少只要花费0.5元,记住密码后就可以永久使用这把雨伞了,所以许多人纷纷将其拿回家。

对于现在共享雨伞变“私享”,出现“无伞可借”的现象,共享e伞的赵书平表示,他们进驻的每个城市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主要原因是雨伞投放体量还不够大,才造成无法共享的局面。当雨伞像共享单车一样全城铺开时,估计就不会遇到无法共享这样的问题了。“按计划,7月4日左右,会在桂林补充投放5000把雨伞,后期会持续投放,一年内将投放40万把雨伞。”

此外,他表示,共享经济出现后,正如共享单车的投放,许多人也面临不能让共享单车变“私享”的道德包袱,而在共享雨伞上,投放方是欢迎市民和商家将伞带回家或店铺中的,供家人和顾客使用,“私享的状况是短暂存在的,不需要有道德包袱”。

赵书平认为,目前桂林共享雨伞注册用户达到3万人次,首批投放2万把雨伞,每把平均使用频次达到2次,同时桂林的雨伞破损率较少,失踪率仅为6%,整体投放情况其实是良好的。

他解释记者找不到伞的定位的原因,“一代的共享雨伞留有安装定位装置的空间,但还没有安装定位功能。现在APP系统上显示的只是依靠用户端提供的粗略定位,目前还不能依靠雨伞定位来寻找雨伞。”

共享雨伞会走多远?

除了遭遇“共享”变“私享”的质疑外,共享雨伞的经营模式还遭到诸多质疑。问题主要集中在一把雨伞本来价格便宜何苦要租,非刚需品、使用频次低,浪费社会资源、成本高、收益低无法可持续等等。

赵书平认为这个事情值得乐观看待,目前进军共享雨伞行业的商家减少,意味着竞争较少。当下共享雨伞在全国投放了30万把,覆盖11个城市,未来还将持续扩大,他们的前期目标是全国投放200万把,争取注册人数500万人次。

“是的,共享雨伞不是刚需品,使用频次少,但却是必需品。”赵书平认为,当共享雨伞市场覆盖率达到一定程度,市民出门就无需带伞,不仅市民得到便利,一些商场和酒店也节约了资源。“未来共享是趋势,目前仍在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阶段。”

“虽说一把伞的制作成本和运营成本加起来超过90元,但在深圳、珠海等城市,我们已实现了初步盈利。”赵书平说,共享雨伞的收入来源包括押金和充值金额,可以进行二次理财。此外,目前共享e伞是需要下载客户端使用的,未来还可以利用伞面、APP客户端投放广告,当注册人数达到一定量,还可再进行其他商业项目运作。

共享雨伞的盈利模式是否可行,还有待市场和用户的检验。记者也注意到,共享经济的概念从最初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分配,例如滴滴、uber等,到后来扩大到由平台型公司统一采购相应产品,再通过缴纳押金、按时租赁给大众,类似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虽然看似是两种相同的模式,但差别却很大。第一种模式解决了闲置资源和大众需求的双重热点,第二种模式却主要是依靠企业运营管理,如果出现管理不当,用户不领情,则将可能浪费社会资源,但愿未来不要出现“共享产品”的城市新垃圾。

编辑: 廖志荣

查看民生服务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