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失忆小伙流落柳州3年 人脸识别帮他找回自己家人

当年在鱼峰山身受多处伤被送往医院救治,清醒后却记不起前事了

失忆小伙流落柳州3年

人脸识别帮他找回自己和家人

图为詹振江(中)与妈妈以及表舅从福利院出来,前去救助站办理离站手续。记者 石红星 摄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石红星 文/图 

我是谁?自2015年底被安置到柳州市社会福利院生活后,柳伯安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原来当年他在柳州被发现身受多处伤,被送往医院救治,清醒后却失忆了。他对自己身份以及以前的事完全想不起来。因其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柳州市民政部门于是将其安置到社会福利院生活。公安部门通过人脸识别比对,终于帮柳伯安找回了他的真名和自己的人生。7月11日,他的家人从广东来到柳州,把他带回家。

失忆小伙:我是谁?

1 时针拨回3年前。

2015年7月29日,鱼峰公园保安当天上午在鱼峰山巡逻时,远远看到有名男子在鱼峰山顶,往自己脖子自残,随后快步往山下走,一下不见了人影。直到下午,他们才在鱼峰山半山腰看到这名男子,他正蜷缩在树脚底,因失血过多已经昏迷,颈、腹、腕等多个部位有明显伤口,地上还有一把小刀。保安于是报警。

柳州市公安局巡警支队鱼峰警务中队民警和120急救医生,赶到现场将其送往工人医院抢救。然而,这名受伤男子经抢救清醒后,虽然讲话逻辑清楚,人却失忆了:以前的任何事情,他都记不起来,包括自己的名字和年龄。由于其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无从获知其亲人信息,住院14天伤愈身体恢复后,这名男子被送往柳州市救助管理站接受救助(本报曾在当年7月30日和8月13日分别以《男子自残 蜷缩在山腰树脚》《失忆小伙:我到底是谁?》为题连续报道)。

记者了解到,当年8月21日,这名失忆小伙曾被救助站送往广西救助服务指导中心托养,当年12月又接回柳州,安置在社会福利院生活。对于不知自己姓名身份的安置人员,福利院都会给他们重新取个姓柳的新名,小伙子因而有了个新名字,叫柳伯安。

虽然柳伯安在社会福利院里开始了新生活,但他无时无刻不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爸爸妈妈都是什么人?

2 找到亲人,悲喜重逢

“7月10日上午,自治区民政厅跟我们反馈说,通过公安部门的人脸识别系统,经过比对发现柳伯安好像是广东饶平县的一名失踪人员詹振江。”柳州市救助站副站长徐立波告诉记者,他们于是立即发函请求饶平县救助站协查核实。对方很快回复,柳伯安确系当地失联人员詹振江,并提供了其父母电话。

徐立波介绍,他们于是与詹的亲人联系。当日下午,詹在柳州工作的表舅即来到福利院确认,发现柳伯安确实是他们的亲人詹振江。詹的父母迫不及待,通过手机与儿子进行视频通话,“他们都很激动,詹振江已经不认得他父母了,包括妈妈用老家的客家话跟他讲话,他也说听不懂”。

7月10日晚10时,詹振江的父母詹朝兴和詹秀兰,带着小儿子和侄子、外侄等9人,连夜驱车1000公里,于昨日上午10时许来到柳州;下午,当詹朝兴夫妇等人看到儿子詹振江时,不禁激动相拥,喜极而泣。

“我们跟他失去联系已经3年了。”詹朝兴夫妇介绍,他们两人育有两子,詹振江为大儿子,今年刚好30岁。他2010年从广东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曾当了一年多的业务员,后来在广州一家品牌服装店当主管。平时他们两三天就会给儿子打电话,但是2015年6月8日,他们突然打不通儿子电话了,到他公司去找,也说人突然不见了。

夫妇俩说,他们以为儿子可能就在广州,因此这些年都是在广州以及附近的一些地方找,同时也报了警,但却沓无音信。

下页 
第1/2页 [1] 2

编辑: 陈丽婕

查看微头条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