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腾飞的广西铁路:火车时速从20公里飙到350公里

烟雾弥漫的第一代蒸汽机车。李崇模 摄

腾飞的广西铁路

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 张天韵

自治区成立60周年特别是改革开改40年来,作为国民经济的大动脉,广西铁路发生令人惊喜的巨变。诸多的变化,定格在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公司的几位老摄影家的镜头里,记录了铁路发展历程中一个个难忘瞬间,见证了广西铁路的变迁和腾飞。

1. 运营里程:1346公里-5191公里

秋雨潇潇,秋意乍起。67岁的原柳州铁路局摄影家协会主席蒋建雄在柳州的家中,身披灰色外套,边做着腹腔透析边在电脑前忙乎着。洪亮的嗓音,精气十足的身影,让人无法与一个被尿毒症折磨了17年的重症患者画上等号。

此刻,他正将30多年积累下来的10万余张底片整理成册,《铁路宿营车》《蒸汽机车念想》《铁路清道夫》……记录着广西铁路建设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量变到质变的点滴变化。

“自治区刚成立时,广西仅有湘桂、黔桂、黎湛3条铁路干线。目前全区有湘桂、黔桂、南昆、黎湛等10多条干线,运营里程从原来1958年的1346公里到现在的5191公里。”蒋建雄说道。

在他的相片集里,拍摄得最多是活跃在生产一线的铁路工人,几乎是全方位、全时段、全区域从点到面,从车间班组(工区)到岗位的“地毯式”存照。

“我不愿意留下空白,要让后来人知道,铁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蒋建雄掷地有声地说道。在众多的组照中,一组南昆铁路建设的照片看了让人热血沸腾。他回忆起当时的难忘情景:“南昆铁路是国家1级干线电气化铁路,也是国家在西南地区最大的扶贫项目,意义非同一般。为了加速建成这条扶贫线、幸福线,施工和接管队伍艰苦创业,因陋就简,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历史性定格在蒋建雄的镜头里……

在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公司老年摄影家协会主席李崇模家里,一摞摞厚厚实实、足有近300本的“刊稿剪贴”中,就有这么一张同样泛着黄边的南昆铁路老照片。照片里,一位耄耋老人惊喜地摸着火车,李崇模回想当时抓拍的那一瞬间:“这是1997年9月1日南昆铁路正式通车时拍摄的。当时国内最先进的SS7型电力机车牵引着旅客列车,途中停靠田东,平生第一次看见火车的91岁老人陈汉英情不自禁伸手去抚摸它,我立刻将这一有历史意义的感人镜头捕捉下来。”

由于几代人的努力,广西铁路建设达到今天的5191公里,更是率先在全国少数民族地区开通高铁,位居全国前列。广西高铁基本形成“北通、南达、东进、西联”的现代化路网新格局。如今,每天开行400多趟高铁,从南宁出发前往全国17个省会城市,一天之内就可到达。

“这一切,我们铁路人功不可没!我们拍摄这些照片,就是想告诉后人,每一条铁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由几代铁路人艰苦创业、辛勤劳动所换来的。”蒋建雄发自内心地感叹道。如今,荣获2017年“广西公民楷模十大新闻人物”的蒋建雄,依旧拖着病体,奔波在生产一线,用生命记录历史。

2. 火车时速:20公里-350公里

李崇模的照片剪辑里,既有烟雾弥漫的第一代蒸汽机车、色彩明丽的第二代内燃机车,也有头上牵着长长电线的第三代电力机车,第四代子弹头机车更是奔驰在喷薄而出的霞光下。

谈到4代火车头,不得不提及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公司的一级高级技师、年仅47岁的李若冰,他是广西甚至全国为数不多的开过4代火车头的司机。

“火车跑得快,全靠火车头。”李若冰说,在那个年代,开火车是一件威风十足的事情。从小在铁路长大的李若冰,心里早已埋下当一名火车司机的理想。凭着天赋与勤奋,1995年,20来岁的李若冰赶上了蒸汽机的尾巴,当上了一名蒸汽机车司机。

“远看像讨饭,近看像挖煤,走到跟前看原来是机务段的。”李若冰回忆起在蒸汽机做司炉的日子,打趣说道。当时火车由蒸汽机车牵引,而蒸汽机车全靠烧煤将水转化成蒸汽来带动,所以蒸汽火车要想跑得快,就要有人不断地添煤。从司炉开始做起的李若冰,一路上不停地铲煤、烧水,一趟车下来,足足烧掉六七吨煤,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上下都是黑的。

在蒋建雄拍摄的众多照片里,一张摄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黑白照片很是吸引人,只见一辆蒸汽火车上火车司机从车头探出半个身子,观察着前方的路况。

“开蒸汽机必须要将身子探在车窗外。”李若冰说,那时的蒸汽机车行驶起来腾云驾雾,有时坐在驾驶室里看不清前方的路,司机不得不将身子探出车窗外瞭望。这样艰难的姿势,最长要保持几个小时,无论冬夏还是春秋。“夏天还好一点,凉快,冬天就受不了了,常常是靠窗一边的肩膀基本冻僵,靠里的又倍受炉火的煎熬。加上车震动和摆幅很大,常常震得胃都疼。”因为这个原因,李若冰落下了肩周炎和胃病。

1996年,蒸汽机车转为内燃机车,“内燃机虽然比蒸汽机车好多了,但最大缺点是柴油机发出很大的噪音,柴油味很浓,回家不洗澡孩子都不让抱。”李若冰说道。从1995年的蒸汽机车司机、1996年的内燃机车司机到1997的电力机车司机,他在短短的3年时间不停地“升级”,2014年拿到了高铁司机驾照。

“高铁的时速能达到350公里,真是飞一样的感觉。过去从南宁到北京,时速很慢有20公里的,往返需要五六天,现在仅需13小时。”李若冰接着说,“广西境内目前还没有达到350公里的时速,我们正朝这目标努力呢。现在高铁驾驶室比前几代火车头条件要好太多了,干净舒适、视野开阔。但因为速度飞快,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责任就更重大了。”亲历中国高铁飞速发展的见证者李若冰,自感肩膀沉甸甸的。

3. 年客发量:487万人-1亿人

看着李祟模拍摄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春运的一组老照片:南宁火车站站台人山人海,乘客扛着大包小包行李,使出吃奶力气拼命往列车的门、窗推搡挤爬,车下面的人则使劲地推着其屁股往车里塞。这一熟悉的场面,在“50后”到“70后”的脑海里抹之不去。

“人太多了经常把车门卡住,压根儿关不上,只能从后面将人推进去。”在南宁站工作了30年,做过广播员、客运员、售票员的孙怡,对这样的情景是再熟悉不过了。“当时我们客运员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使劲将旅客往车里塞,旅客只要能上得了车什么都不管了。”孙怡边说边挥动着手臂,仿佛情景再现。

孙怡回忆起当售票员时候,已是20世纪90年代了。南宁火车站售票大厅,16个窗口全部打开,排队购票的旅客延绵两三百米,尾巴一直到中华路。“经常有人半夜12时就来排队了,尽管如此,还有很多旅客买不到票。“当时铁路客运采用的卡片式火车票,相关的铁路线路、里程全靠售票员记在脑中。”为了让旅客早日买上票,“几乎不敢喝水,因为上厕所的时间都挤不出来。”

如今,刷身份证进站上车、人脸识别自助验票进站、刷银行卡进站、刷手机进站……一项项为旅客提供便利的新技术走在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今年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公司先后在21个主要客流站投入使用138自助检验闸机,开启“刷脸时代”,仅需3秒旅客就可以完成身份核验,进站效率大大提高。

镜头里,高大崭新的南宁东站售票厅里只有极少数人在买票。“现在已有80%的旅客通过网络购票,旅客通过手机购票,再用身份证轻轻一刷,不用迈入售票厅半步就能便捷乘车。”孙怡如今也从前台的窗口退居在后台处理误车票单。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铁路的快速发展,加上高铁的安全、准点、高效,广西铁路由1958年发送旅客487万人,到2017年广西铁路旅客发送人数首次突破1亿大关。

这一切不可复制的影像,是活跃在铁路一线的老摄影家们在历史上留下的浓墨重彩之笔,如同不朽的历史,见证中国改革开放铁路发展的变迁和腾飞。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南宁火车站站台场景。李崇模 摄
头上牵着长长电线的第三代电力机车。李欣欣 摄
霞光下,奔腾的高铁穿越城市。李崇模 摄

编辑: 李香莹

查看广西故事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