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放到桌面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从小我就有这个喜好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记者热线:13078070413

邮箱地址:237229427@qq.com

讲述人:阿颜(化名) 女 34岁 

公司职员 柳州人

文字整理:今报记者韦黎

世上的浪子多不多?如果不多的话,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对于假装回头的浪子,只能弃之。

1

老公爱赌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从小我就有这个喜好,对老实憨厚的男人看不上眼,亦正亦邪的男人却深得我心。

朋友们都笑我,说我再不改变这样的择偶观,迟早要吃大亏。我半信半疑,依然我行我素。

年轻的时候,我自认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这个男人不合适就换下一个。我的择偶标准却从来没有变过。

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宏利都非常符合我的择偶标准。我们一见倾心。

相恋不久,我意外怀孕了。得知我怀孕,宏利似乎不太高兴,他说自己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当我们决定暂时不要孩子时,两家的长辈恼火了,他们接二连三来劝我们奉子成婚,认为反正迟早都要结。

“你觉得我们一定会结婚吗?”为孩子的事苦恼时,宏利突然问我。我不确定会不会嫁给他,因为他的某些喜好令我特别反感,例如偶尔赌球。他却说,自己不抽烟不喝酒,就剩这点喜好,如果我连这都约束他,他的人生会很无趣。

一开始,我没把他的这个喜好当一回事。我的肚子一天天变大,结婚的事被逼得越来越紧,我对赌博一事突然上了心。我让他承诺,如果想娶我进门,必须戒掉赌球。他信誓旦旦,承诺为了我和孩子戒掉赌球。他这么说,我这么信了。

我们结婚了,孩子也出生了。照顾孩子让我无暇顾及他。忙了一两年,我无意中发现宏利其实一直在赌球。除了赌球,他还开始赌别的,赌瘾较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从生下孩子,我辞掉了工作,家里的经济担子全压在宏利一个人的肩上。两年多时间里,他对花钱这件事一直很大方,极少约束我。我以为是他的收入增加了,没想到是他办了很多信用卡,还经常向公婆伸手要钱。他用“啃老”换来了我们衣食无忧的生活。

得知真相,我非常不好意思。孩子大些后,我开始上班补贴家用。即使我也有了收入,家里的日常开支一分钱都不向宏利要,他却依然拮据,还要到处向人借钱。

我疑惑极了:他到底把钱花在哪里了?

吃穿方面他并不奢侈,钱肯定不是花在这些上。我的脑海闪过“赌博”两个字。十赌九输,他肯定是把钱都赌输了,所以才那么拮据。

一个男人已经为人夫、为人父,却无法为了家人戒掉赌博,我不由得怀疑宏利对我的爱。我开始跟他闹。

宏利说我疯了,爱不爱老婆孩子与赌博无关,在他的心里,我和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我再次让他戒赌,他又是承诺又是发毒誓,就差写承诺书了。他的承诺我又信了。

承诺,违背承诺;继续承诺,继续违背……这样的事情反反复复,无限循环。我对宏利越来越失望。

如果事情不爆发,这样的循环会继续下去。2012年的一天,债主找上门了。

债主是个瘦弱的矮子,但是他带来了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那几个人凶神恶煞,在我们家的几个房间来回走,好像在盘算如果拿我们家的东西去抵债的话能抵多少钱。

我和孩子都被这群人吓坏了。宏利一直低着头。他已经多次欺骗对方,多次推后了还款时间,债主已经被他惹得忍无可忍,于是上门追债。

宏利承诺他们会尽快借钱来还债。临离开,一个大汉到楼下拿上来一桶红色油漆,并凶巴巴地警告宏利:如果这次他再失信,他们会用红色油漆来替他们催债。

债主警告完宏利,却笑脸盈盈地对我和孩子说:“如果你们俩母子爱他,就帮他一起借钱,莫搞得左邻右舍都晓得你们家欠债不还。”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警告过。我和孩子都被吓得额头冒汗。宏利却很平静,估计他已经被威胁得习惯了,只剩一条命而已。

下页 剩余全文
第1/3页 [1] 2 3

编辑: 覃鸿图

查看情感栏目更多文章

相关阅读



欢迎来到手机广西网登陆页

×

没有帐号? 注册一个